潮人特色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8|回复: 0

[转载sp小说] 哥哥打美美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7 天前 手机浏览器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来自- 山东泰安
郑义跟于小雅是同母异父哥哥和妹妹,弯弯是郑义的女人……; E# _( H* B; X& C- D8 k

. Q/ D) c1 D5 \: v# z    有很多郑义打弯弯屁股的,你要哥哥打的,就单独把这段给你。
% J) P4 Q5 }* C/ y; g5 E
$ x9 H. ?# A) [8 q8 E+ ]    晚饭时间,弯弯给于小雅送来一杯热水,她拉着弯弯:“我饿,给我东西吃。”( M6 k0 j0 h) a4 M2 G3 O

/ p+ |- n& X1 q0 Q; l* n. c% }5 C6 s    弯弯小声说:“我做不了主,你自己去争取看看。”
% Z" D/ F* A9 H; z
; j8 ]' h" p1 R/ T2 x1 H    弯弯下楼准备开饭,于小雅扶着墙壁,艰难的走出来,对郑义说:“我饿,我不上网了,我要吃东西。”- B( O6 N% n5 v* `3 ]# Y
& Q3 H# o! Q0 a; D
    郑义:“还不到时间,回房间去。”
! g# Q: w7 B# ^3 g- S% z% n# w7 M6 Q* Y& ^
    于小雅转身时,郑义看见了她的眼泪,无比悲伤的眼泪。但是他更加清楚最后的时刻必须要坚持,才是决定性的胜利。正当他往楼下走打算啊去吃饭时,于小雅房间有玻璃破碎的声音,他冲到门口,于小雅摔了弯弯送进去的水杯,表示不满或者表示愤恨。
4 s% {. M+ o, u% C0 {7 }' c% E; M$ C5 ~1 k- I
    郑义松了一口气,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,于小雅没有伤害自己,只是发泄,很好,正式他需要她表现出来的。他改变主意,叫弯弯把饭菜送到楼上,就在小厅的茶几上,正对着于小雅的们,不过几步远。3 }. R$ t, }4 J/ X

. v* N; v) T( ?  M    碗碟,杯盏摩擦,碰击发出的声音,以及他们咀嚼,谈论饭菜品质的声音,已近饭菜的味道彻底击溃于小雅。
+ D& J* b: G5 M
: O3 a6 B1 ]1 e) l: ?    于小雅走出来,哭着哀求:“我不上网了,我要吃饭。”* Q' w. z. E/ F+ N
- w8 B3 F& z, B4 F% t
    弯弯停下来,郑义却继续:“回房间。”2 h: F8 ^* Y! u  i- }8 I$ ~* x% `8 m( t
% [- J& \* s1 e
    于小雅哀求:“我错了”
2 s0 I1 C7 _. ^2 d: |2 w0 [1 f
7 |) V8 B( [7 x& n    “回房间”3 i1 v# w& a4 X' Z6 t  k  _; u
+ I8 s' I5 }6 ^( e$ s
    第二回合毫无悬念的取得胜利,更重要的是于小雅说出的“我错了”三个字。接下来只是对第二回合收尾,总结,然后开始最后一战。$ ]: k- i- S, e- R$ j9 f  E
! M2 ]5 Y- |" S5 a! [& J
    郑义走进房间,于小雅从床上坐起来,泪痕清晰。
* y  t" r, U7 h' k( \* |( m! M# V) G7 o. j* c' T; Q
    “还不到时间就坚持不了啦?你不是说上网是最重要的,宁愿不吃饭不睡觉也要上网吗?继续上啊。”5 M9 L& g7 Z! {" p, j( O
0 Z5 v/ W& N6 t5 ~8 I! W- U7 n
    “我不上了,我饿了,我想吃饭。”+ d( c/ E) g% x
6 C$ g& V7 e5 ^0 H" Z$ H
    郑义:“真的想好了?不上了?现在反悔还可以。”
1 K) a) [4 O3 [8 W* e7 c
9 R& t( L0 x4 c* l    于小雅:“想好了。”
* y+ ~( W' j) A* D) N& r; ~7 J1 d  E! S) C9 L- o
    “弯弯,带她去吃东西,让她洗完澡,来书房”郑义给第二回合花了句号。
; l( ^$ r. e% J$ @) I. N2 w; A! Y2 M7 |$ b- c, l, D! g% ?& _% G
    于小雅狼吞虎咽吃完一碗鸡粥,弯弯熬了营养的鸡肉粥,饿了几天,胃很柔弱,不能一下吃油腻或者辛辣的东西,只能吃粥类先养养胃,而且不能一次多吃。5 d/ I; p7 w8 v( q
2 k! P. i  }& }8 N# T. n( y' P
    看着于小雅,弯弯:9 Z6 j' C3 a0 @) ?

- D8 j+ h+ e4 ]6 v9 Z    洗完澡,换上干净的睡衣,弯弯知道接下来郑义会彻底改变于小雅,用他的方式。于小雅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,但是很显然,经过这几天对郑义她已经心存恐惧。$ ?- w% E: k6 i7 N0 q

0 |* q; ^; F1 r# p    把于小雅送进书房,弯弯去于小雅主的房间打扫玻璃碎片,并帮她整理好房间,卫生间。( K- v# X) }% X

; F0 B' {: ^! I" Q2 B" Y' y( `+ z    于小雅胆怯的样子让郑义想到弯弯也有过。5 ?6 f7 I" d) u3 z- B# u, q
% S3 I) Z7 V% ^; {/ z$ ]" \
    “过来”郑义站在沙发边说。" {& o" a: A2 Y0 v

$ c2 W/ \2 e$ u, h, t/ `    于小雅走过去,郑义已经从书柜取出竹条,最粗那根。并没有给于小雅思索的时间,郑义说:“趴在沙发上。”
7 P7 t" n2 R& r2 O
* F, h. q8 H# u4 j: l4 S- s  u% ^    可是于小雅不仅需要思索的时间,还需要接受的时间,适应的时间,但是郑义没有给她,拉过她按在沙发上:“趴好”
1 T9 z8 K$ D- P* r+ e1 K" t/ g
: {# r4 Y% }8 {, K* U: P    扒下裤子,竹条立即落了下去。& P$ R: K; G% T+ B2 q' r" Q

' b3 h4 P8 [3 w( ^" p    “啪”
% ~4 U0 i: c8 w; {" q
' f* z) X# G+ t  ]3 i3 ^. P    于小雅哇哇大哭,右手去护屁股。6 Z4 E: Z7 c; ]( z3 t

& E% h' N. _6 E& v& y* `    郑义:“手拿开”
9 [4 ~4 n% t8 ]% m. D' v0 R( H4 c: D* _  V
    于小雅没有挪开手,郑义对着手掌更用劲的抽下去,巨大的疼让于小雅移开手。
( ~5 ~. J  Y" w! K- W3 o& ?7 _2 y' u& r( K  A; H4 Q
    竹条一下一下落到于小雅的屁股上,立即凸起一条一条痕。7 b( A0 R+ b/ q! t: |3 \+ J

' W3 h/ `# H1 \# r7 d2 o' s' p    可是疼痛是于小雅难以忍受,她拼命挣扎,终于跑开。9 s- ]6 y  |& s- N# w

; U$ ]8 L7 q' f  P8 ^" O; p    郑义:“过来”! b$ F+ x* D+ \

5 `+ k( c& S' ~  N; c$ p    于小雅大声哭喊:“哥哥,哥哥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. x! G0 K/ c5 v/ j! F" e
$ U" {3 @0 P8 l- ], g    第一次,这是于小雅第一次喊他哥哥,郑义很兴奋,但更加坚定
9 L7 x: s+ e" ~5 K6 U5 _! k) O4 V3 P* r6 {3 \0 {" C+ u
    自己的行动,正是因为哥哥这个称呼的责任使然。
8 y! P+ d) @7 Z, ^7 x  t* |7 b$ ?. [; o  z4 O( _1 R) m
    郑义:“我不是混蛋,是法西斯吗。过来,自己趴好。”
3 ^, T" ^( W8 n& M
" M0 K) @$ H, P, N    “啪啪”竹条继续落下,于小雅声嘶力竭的求饶:“哥哥,我错了,我再也不上网了,哥哥,我听话,哥哥,我错了,我改,我错了。哥哥,哥哥饶了我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; S$ c, V% o$ P5 d5 Y8 V: A7 \6 a5 D. ~
    郑义一下一下挥动竹条,这就是他的方式,一次就能磨去的棱角的方法。
: |4 E  I) Q9 d' {. @$ M# T4 M' I- H( V
    “我错了……哥哥,哥哥啊……”
$ \: P1 |9 b0 A
* {4 d7 G. k4 y0 l    郑义终于停下竹条的挥动,后退几步坐在书桌前椅子上:“过来”
, P; s# m! d! Y; s% t/ P, d0 {5 P
    于小雅摸着屁股,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除了害怕还是害怕。
8 \- E  L7 @/ D& n* B
8 H6 [. t0 h+ c  S  ?8 y  N7 O    郑义:“我是谁?”
% \$ T9 d$ S0 y; t) Q8 W& u* j7 W/ ]6 n* m
    于小雅:“哥哥。”
: B3 M6 Z) U+ h1 [. Z3 d& ?
5 D2 `# O& V+ E; Z$ ]5 {    郑义:“不是混蛋?法西斯?”
& ?+ @9 y2 y- s; u) X; F$ O% Q+ a
# n" [( h. b6 R3 D1 X, u4 H    “不是”
; V* q9 d, I9 J! K
% a, R) v! h4 f& P. O1 I    郑义:“打你只是因为上网吗?”
/ l% l/ J" s. c/ \: D9 T! C& z8 ]: v( t- J2 h: l$ b1 F* q; r
    于小雅只是哭。
0 _( o0 S3 t$ g( n- x/ g
1 X( z, }2 J5 Q# ]! J. \! b    郑义:“这么多天了,你想到过外公没有?你关心过外公没有?你知不知道他在哪?过的好不好?外公有多牵挂你你不知道吗?他为了求我照顾你,下跪求我。我去看他,他每次都会哭,你知不知道?该不该打?”说到这郑义忍不住用竹条在她屁股上抽了2下。
9 d) l$ O0 o3 u2 ~
  J4 @/ [# P$ z* p; i7 X4 l    于小雅哭出声来。
5 l$ v  S6 J: p. s: {
% O! k/ Y# S1 p5 V" C* t" `* y    郑义:“偷亦然姐姐的钱该不该打?不打招呼自己就跑出去上网,该不该打?你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你吗?”
7 _: Z: @& m6 Y
. B3 h* t: Z) k% @' s7 O% q8 S    于小雅:“没有人会担心我,没有人会在乎我。”3 |" J) z( i+ A% M
* Z( Q: _- u. E7 L# A
    郑义:“从那天跑出去上网之后的事情给我讲一遍。”( G/ I0 P' P* m

7 V/ ?  m" O( ]4 A+ j    于小雅:“我去上网了,一晚上都在网吧,后来,网管关了我的电脑,说我超时间,要先结账或者补交押金才能继续玩,我没钱了,说把手机压着,取了钱来换,他们不同意,就吵起来,后来是个男的替我交了钱,还带我吃了饭,下午又去上网。”9 o. X! e& \0 _) B3 m" ^; y1 ^' a- @
! n; i6 n9 E- ~6 L8 {
    郑义:“跟他什么时候认识的?在哪认识的?”; x9 q# E3 Z2 J5 O4 E! q1 S

( h* n3 R: W) T( T, U% p    于小雅“以前不认识,他也是在那上网的。”
/ X- N1 o5 d" u6 t) n2 C& T! `/ y9 }/ B$ z
    郑义:“你都没想过他为什么要替你给钱,他会有什么企图?这个世界有免费的午餐吗?是不是就是晚上带你回出租房的那个男的?”# t9 i0 G2 ]1 ]' _

6 A: W; L2 R8 O) B: o9 a    于小雅:“嗯”# ~* k& K5 j4 [; F( l. l$ K

' T$ D5 e2 W( n1 x    郑义:“继续说。”
( `7 e$ H" i! L+ k- \/ q1 {. `; q) J% n; m# p( m3 O
    于小雅眼中滑过更大的恐惧,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些:“哥哥,怕。”
2 k9 D8 A+ z" f2 V3 v* K! y1 |3 s" a1 `4 j
    郑义:“怕?做的时候怎么不怕,说。”
8 N/ g! V; x0 ?: I  I( J- e+ ^6 l/ ~/ A
    于小雅:“下午晚上我们一直在网吧玩游戏,快12点,网吧说要包夜的先交钱,他说我们去包厢包夜上,我说好,他就去交了钱。包厢很小,他让我坐里面,然后说……说想摸我咪咪。我不干,他说他帮我还钱,我上网吃饭都是他的钱,说就摸一下。”
( l3 n* e2 {2 L/ B' i2 L/ w, o% C% p& H* _- H) |8 i$ D
    郑义:“说下去。”6 Z" c  |; o% Y5 \$ |0 [
4 t& X. U7 e, C+ X# ~0 I' _
    于小雅:“他,他就把手伸进我衣服,抓了一下,我立即推开了。他说隔着背心没摸到,要伸进背心摸一下。我不干,就闹着要走。他也跟了出来,拦着我不让我走,要我还钱,要不就让他摸一下。就……”
% F8 e+ {: _1 |8 e
% v* B- G9 c: {4 W$ w. ]    郑义:“你就让他摸了?在网吧?”
; T! S" ~+ w2 ]. z; I- o6 q  c
  d  x# q: A7 U: `: O    于小雅:“不是,在网吧后面的巷子里。”. @( W# X/ T3 Y' q

, R' e  A7 ]0 y9 x" J& a    郑义:“他帮你付了多少钱?”; x: L& P1 c3 e
! C# n; x0 e0 z+ p( U& N6 k
    于小雅:“8.5”
% @, g+ D4 ^" L3 D- g
" i# f- H; W9 T: u) k' r/ V! _    郑义:“你……8.5元?你……转过去,”郑义拉于小雅侧身,对着屁股抽下去。7 ~( w0 A7 Z* D* u" i1 J# l7 z

8 O" d5 N$ G' }! j    快15的女孩难道不知道那些是自己珍贵的东西吗。
3 w# p$ u4 |1 w. B& p
+ @* \9 \  E' ^    郑义:“继续说。”
# u2 c+ E. `6 \  E' P: K4 Q, Q, f7 k7 i8 g/ U  _3 c. o- U& i3 D
    于小雅抽抽噎噎说:“让他摸了一下,我就要走,他还是不放我,说还有下午和晚上上网花的钱,也要一起还给他。我说没钱,把手机押给他,明天给他,他不同意,叫我现在付现金。我本来是想打电话给亦然姐姐,但我手机没费用停机了,我说用他的手机打,他说他的手机没电了,叫我去他家用座机打,于是他拽我去他租的房子,进去之后我才发现那里根本没有座机,就往外跑,他拉住我,还叫另外一个人帮忙。他们两个人拉我把我往床上按,我叫喊,他们就用枕头按我的嘴。说叫我陪他睡觉就不要我还钱,我摸到桌子和床之间有个啤酒瓶就对他的头敲了几下,他流血了,开始还哎哟哎哟的喊了几声,就没有动静了,那个男的也吓到松开了我,我想跑,摔了一跤,听到有人在外面喊开门,就昏了……”于小雅惊恐的表情让郑义几乎想抱紧她,可是他还不能。9 j. F, m! b; R2 g6 C

+ S: K, c$ A/ d6 D, ]    郑义:“你说该不该打?转过身。”
7 b8 Z5 w& e. A" [6 p* \0 Q3 K& O* v2 l8 q* Z, z* e1 ]
    于小雅后退,喊着:“哥哥,哥哥,我错了,我以后不敢了,哥哥,”
/ P; k& g/ P" Q/ t+ m* M
. i; l' K) z% x    “过来”郑义的方式还没有结束,
* J9 Q7 t1 \- u+ c* n- E- }9 R# m* C7 C* `  V8 y5 D
    “啪,啪”竹条又打下去2下。* F+ v6 H: G' h, x, W0 s

  j7 G* e( I( p% `, I3 u    “骂人,张口就是脏话,以后说一句脏话我就打你一次”5 X/ j. r, M/ t4 W. Y' R  c0 R' ]

5 g; w7 S1 i- N( C4 K4 L    “我不敢了”5 n- X7 w5 ]& O1 i
& Y7 q- o9 D9 J: [
    “啪,啪”又是2下。
5 B; B* \# }& E3 w  l# n- j: w
+ k# \: Q- t) B8 r    “摔东西,撒泼啊,以后摔一次我打你一次。”( u, V" O( v5 v
- E/ m3 K7 J- ^) {
    “救命啊,我错了,哥哥,饶命啊……”于小雅身体中那些尖利的,坚硬的东西彻底消遁了,自从妈妈死后,保护自己的那些防备都被击溃,只剩下满身的疮痍。
# o1 ~" k4 Q. I6 E
6 G4 ^. I6 @8 O    郑义停止挥动,对小雅说:“跪在这,好好反省,看今天挨打亏不亏”然后走出书房。! O7 y6 M' W9 F7 z. h0 k
9 @9 ?2 f3 Q7 K+ L, s5 u  h! R& L
    弯弯独自在卧室看中医书籍,看郑义进来,神色凝重,他也是度过了高度紧张的几天,吃不好,睡不好。5 ^" R# {! s# x  o
3 C/ X3 I7 b1 x; W! g( P2 D$ D* U
    “老公,泡个热水澡,我给你按摩,你好像很累。”
' |0 ]9 w' J5 l# ]2 Q  r6 i0 Q4 I( u3 y# a$ @
    郑义一脸倦怠:“嗯,还要等会。于小雅还跪在书房,刚才她吃了多少东西?”
% n, a* a' x6 B! y
$ B" ^8 ~- R, M! \    弯弯:“一碗鸡粥,好几天没有进食,只能少量进食,要不会加重胃的负担。我给她准备了馄饨,一会煮给她吃,睡前最好在让她喝点牛奶。”) y. V6 A* `5 ?2 B
0 U" L) ~: b; d) J/ L! s* {% k+ i! j
    郑义抱住弯弯:“嗯,你安排。”他希望经历了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以及肉体的痛彻,被掠夺精神之后,于小雅即便不是涅盘的凤凰也是破茧而出的蝴蝶,有全新的生活。; t; i: M8 N2 @0 v( z9 ?% \

5 y5 W, y3 V0 R    梅弯弯内心最阴晦的地方有股魔气冲击着脏器,她羡慕,不,是妒忌今晚的于小雅,这些该属于她一个人,身体的某个部件被侵占被剥夺的痛。脑子里产生了更加龌龊的疑问:郑义在打于小雅的时候有性冲动吗?- o* o0 B- k. F3 k  R

, M3 H6 e" p; x5 ~  F    二十分钟过去了,郑义让弯弯下楼准备宵夜,自己走向书房。于小雅跪着但是身体去歪斜着,双手支撑在地,用手臂分担膝盖的受力,郑义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细节,弯弯也有被罚跪二十分钟以上的时候,但是都是跪在厚厚的海绵垫上的,而于小雅直接跪在又硬有冷的地上。( w- A3 z6 m8 c8 J" Y: C# `: e

! }! b/ n7 M  P: I* F" Y( q! R: G  Q3 b    看见哥哥进来,于小雅努力想跪直身体,但是膝盖稍一移动就痛彻心脾,甚至超过屁股的疼痛。* K$ t2 }0 C  A' V- J

- Z# @7 ^. g4 F3 ]2 c* m) F    “于小雅,从今天开始,从此刻开始,你彻底断了放肆娇纵,为所欲为,随心所欲的念头,我既然接手管了,你就没有选择,除了听我的话你没有别的选择。你还说对了,我就是法西斯,在我面前你任何时候都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。经过了这些天,你应该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为什么挨打,应该知道那些事该做那些事不该做,明天把你真实的想法,反省后的认识,以后的计划都写下来,晚上回来给我。记住没有?”  H6 [  ~  h# G, L
& z6 l8 U- D. t1 j- B8 K  ]
    于小雅:“记住了”& ~2 R# r8 i" z4 T# l3 Y1 G
- Y% J. _! b. R6 }- [- ]
    郑义:“起来吧。”% D+ K/ n, s  G9 P5 f
, W# L, Y! K0 \4 G/ M5 N6 n/ O- R
    于小雅想站起来膝盖钻心的疼,不由得发出呻吟:“啊……”郑义拉她起来,把裤子从大腿处给她提上来,穿好。
1 X! a) ]1 C+ u$ D9 O# E* u. v. V' ]1 ?& U' O
    “哥哥”于小雅似乎有话要说。* z% Z+ P: R8 y" Q/ ^

: d0 H) D# M- p) L+ @* E    “怎么?”! B1 ^# [, ]" @( g  F
* [& C& h" U4 L' i/ x! N. r
    “我饿了”于小雅可怜兮兮的样子让郑义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9 R+ S2 L+ `1 p- |# z* h' \5 P; t4 U" _4 q" ?- ^
    “姐姐在给你做吃的,去楼下找姐姐。”
/ l  S( ]' q7 ?* I9 u5 L3 y5 W# f) E% @  `4 M6 L" N* a
    于小雅转什么走出去,脚步有点踉跄,屁股疼,膝盖疼,手挨了重重一下也疼。
+ U; N& e* r: i  ~3 \$ f& I
- S6 S5 I& I9 s: c7 p/ B/ a! W    郑义看着单薄的于小雅用手背抹眼泪,穿着不适合她的年纪的睡衣。前几天,抱她冲冷水,打湿后的睡衣贴着她的身子,郑义看见于小雅乳房还没怎么发育,只小小的鼓起一个包,可是就这样身体还没有发育的小孩子居然为了8.5元就让男人去亵渎了,想到这些,想到那晚于小雅逃过的一劫,郑义浑身冒汗,不敢去假设万一……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再次发生。
潮人特色论坛 潮人自己的论坛:https://hao.crtslt.net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潮人特色论坛X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